沿革


緣起

刑事訴訟法自2004年改版後,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。法院以聽審為主,不再主動調查,兩造當事人必須負責提證。
但該法施行數年後,卻呈現了災害事故的當事人受到社會資源與實質上的不平等待遇(尤其是火災事故)
,主要是因為刑法明訂失火、放火與其他多種公共危險罪罪刑,使得事故發生時,當事人馬上面臨刑責追訴的問題。
但是刑事罪刑的控方可指揮調查辦案,掌握刑事司法多種公器,必要時還可委託公部門協助鑑定。
而訴方只能自力救濟,懷疑遭受冤屈時,無法尋求公部門協助,甚至「中央警察大學刑事鑑識科學委員會」
依照法令規定也只能受理刑事案件的公部門委託,因之,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面臨了求助無門的困境。

監察院第2508期公報「監察院(93)院台內字第0931900794號」,於2004年對內政部、消防署、警政署和多個地方
政府同時提出糾正案,指出火災調查與鑑定影響責任風險分配的公正性。因之,2011年內政部科學專案研究報告(PG10007-0025)
即提出輔導成立「優良第三公正機構」的迫切性。

國際組織「國際縱火調查學會」,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son Investigators(以下簡稱IAAI)
始於1949年由美國、加拿大的相關專業人士於美國普渡大學(Purdue University, Indiana, U.S.A.)發起組成,
係屬於事故調查的非營利、專業性組織。

主要宗旨為結合公、私部門的力量,共同防制縱火與相關之犯罪,且所有會員都必須遵從組織所頒布的倫理規範。
迄今,IAAI已經發展為74分會和5,000個會員的龐大組織。

本會之發起主要是緣起於上述國內、外現況,擬於綜合考量本土性問題和法令規定後,
遵循「人民團體法」和「國際縱火調查學會分會組織章程與施行細則」之規定制訂本學會之組織章程與實施要點。

 

目標

IAAI和所有的分會分享以下共通性的目標和守則:
1.結合公、私部門的力量,共同防制縱火與相關之犯罪。
2.提供相關專業人士技術交流與發展。
3.為所有會員導入高度專業的標準,持續性的協助並維持司法的有效運作。

 

會員倫理守則 Code of Ethics

I will conduct both my personal and official life so as to inspire the confidence of the public.
於公於私我會敦品勵行、自重自愛,以喚起大眾的信賴。
I will not use my profession and my position of trust for personal advantage or profit.
我不會利用職務與職位之便,去謀取個人的利益。
I will regard my fellow investigators with the same standards as a hold for myself.
我會秉持相同的標準看待其他調查夥伴們,將心比心、視人如己。
I will never betray a confidence nor otherwise jeopardize their investigation.
我絕不背叛組織的信念,也絕不惡意妨礙他人的調查。
I will regard it my duty to know my work thoroughly. It is my further duty to avail myself of every opportunity 
to learn more about my profession.
我會體悟徹底了解自己的工作是我的職責,善加把握每個機會學習更多的專業知能,是我更進一步的職責。
I will avoid alliances with those whose goals are inconsistent with an honest and unbiased nvestigation.
我不會與那些缺乏誠信及公正立場的調查員相互結盟。
I will make no claim to professional qualifications which I do not possess.
我不會誆稱我持有實際並未取得的專業證照。
I will share all publicity equally with my fellow investigators, whether such publicity is favorable or unfavorable.
我會與調查夥伴們共同承受所有外界的評價,不論評價是正面或負面的。
I will be loyal to my superiors, to my subordinates, and to theorganization I represent.
我會忠於我的上級、我的下屬,以及我所代表的組織。
I will bear in mind always that I am a truth-seeker not a case maker; that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protect the innocent 
than to convict the guilty.
我會謹記在心,我是一個事實真相的追查者,而非犯罪事例的製造者;亦即保護無辜比證明有罪更加重要。